烨_Kanako

一心只做自己喜欢的事,谢谢一如既往的支持。
❤青黄❤周叶❤锤基❤体育番
摸摸鱼,挖挖坑,刨刨土
weibo@烨Kanako黄少虎牙牙防所所长

奥尤·Emerald (一)

《Emerald》


*α奥塔Xα尤里→Ω尤里(含α为维持物种平衡羽化成Ω的设定)

*正剧向,私设有


Chapter 1 The Reunion

 

01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尤里端着手中略显破旧的书,口里反复念叨着同样的一句话。

 

这本书是尤里母亲生前的挚爱,被当做宝贝一般地一直放在她的床头,年幼的尤里伏在母亲的膝盖上时,母亲也经常给他念这本书哄他入睡,尽管当时的尤里总是没听几句就进入了酣甜的梦乡,但是只有这一句让尤里牢牢地印在了脑海里。

 

因为他永远记得,母亲在弥留之际并没有给予他很多的嘱托,留下了这句话后便含泪而终,那时的尤里刚满十岁。

 

尤里有些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最近不知怎么地,时常梦见母亲过世时的场景,睡梦中涌上心头的悲痛令他几次从噩梦中惊醒,几日下来便有点不敢入睡。今天尤里偶然经过了母亲的房间,想着在这房间里或许可以找到解决这问题的方法,却无意中发现了母亲床头的这本书。

 

母亲的房间被整理得干干净净,甚至可以说根本不像有人住过的冷清,唯有这破旧得显然被翻阅过无数次的书,还让人能多少觉着这屋子曾经是有主人的。

 

仿佛这书页中的文字被灌入了魔法,尤里才翻了几页就觉得困意袭来眼皮有些沉重,便将书放在了一边想要小憩一会。或许是几经折腾的几个夜晚让尤里十分疲累,靠着母亲的床边不一会儿尤里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尤里,你的眼睛真美,就像这宝石一样。”

 

梦中尤里感觉到有人正抱着他,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熟悉的声音让他想要看清眼前模糊的身影,可是奇怪的是,他的身体变得软绵绵的完全使不上力气,尤里只好挣扎着挥了挥小拳头,没料到一下子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女人?!

尤里惊愕地收回了小拳头,脸上浮起不自然的红晕,这时耳边又传来阵阵的笑声,“姐姐,你看他脸红扑扑的真可爱。”

 

姐姐?难道是......

 

尤里努力地咪了两下眼睛才看清抱着他的这个人——他的姨妈,有着和他母亲一样吸引人眼球的容貌,想到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现在的遭遇,尤里的眼眶有些泛红。

 

见到怀里的小尤里眼里有泪水在打转,尤莎娜还以为是自己吓醒了先前还在睡觉的小尤里,把挂在脖子上的宝石项链取了下来放在了小尤里胖乎乎的小手上,“听说小婴儿看到亮闪闪的东西就不会哭闹了,尤里一定很喜欢。”

 

恩,确实挺刺眼的。

 

尤里拨弄了两下手里的宝石,宝石没有经过过多的切割,通体呈现出明澈没有掺杂杂质的幽绿,乍一眼很容易会误认为作绿宝石,尤里总觉得这宝石十分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它。

“尤莎娜,这宝石可是你的宝贝啊。”看上去年轻了许多的尤里母亲连忙把宝石塞回了尤莎娜的手里,虽说不是多名贵的宝石,却也是她们母亲留下的一份挂念。

 

“姐姐,作为姨妈,我还没给尤里送过什么礼物。”尤莎娜爱怜地拨了拨尤里柔软的头发,又接着吻了吻尤里的母亲,“尤里也是三月出生的,这个宝石可以保佑他......保佑他可以得到一份平等幸福的爱情。”

 

耳边的声音有些哽咽,尤里感觉到那只温暖的手在微微地颤抖,像是在极力地克制着某种情绪。

 

“尤莎娜,你还记得母亲是怎么和我们说这宝石的故事吗?”不忍心看着心爱的妹妹想起那些悲伤的事情,尤里母亲换了个话题。

 

“当然记得。”尤莎娜摁了摁眼角的泪水一边摩挲着宝石一边回忆道,“母亲说,海蓝宝石又被信奉为爱情之石,传说......”

 

渐渐地,姨妈的声音越来越轻,后来连她的样子都开始变得模糊,之后说了什么尤里也没有来得及听清楚,等再睁开眼的时候,没有了温暖的怀抱、身上的温度也跟着冰冷寂静的房间降了下来。尤里下意识地想要确认下胸前是否有东西,却是摸了个空,梦里宝石的模样还留在他的脑海中。

 

既然姨妈留给他的东西那为什么他却一点印象也没有?还是当年姨妈被赶出普利赛提家族的时候发生了些什么?

 

尤里顿时觉得脑袋胀得厉害,头像是宿醉醒来后一般疼,脑海中幼时姨妈和自己玩耍时的笑容和五年前被驱逐时声嘶力竭的模样前仆后继地涌现出来,破碎的回忆逼得尤里觉得空气在一点点地被抽走,只能拼命地大口呼吸才能觉得不至于窒息。过了几分钟,尤里感觉自己的呼吸逐渐恢复了平稳才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想知道五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还是只有去问了当事人才知道了。

 

尤里准备去看望一下他那久违谋面的姨妈,从抽屉里取了一个盒子正要下楼,就听到从会议厅里传来的激烈争吵声。

 

“荒唐!如果当真有那样的宝贝,我们普利赛提家族也绝不会独占!”

 

拍桌而起的正是尤里的父亲,普利赛提家族的权威和支柱,自从爱人过世之后,他的父亲愈发投入到政府的事务中,一年中回家的次数都可以说是屈指可数,这次召集了相当数量的势力家族进行议会,想必也是出了相当严峻的事件。

 

不过,即便身为家族的继承人尤里也对这些丝毫没有兴趣,只是略在门口顿了顿就抬脚要离开,“尤里,你要去哪里。”不想,还没打开门尤里便被父亲叫住了脚步。

 

“啐!”低声地咋了下舌,早知道就不从正门出去了,尤里并没有回头去看他父亲那不满的眼神,“出去走走。”

 

“晚些时候还有宴会,不要像个野猫一样到处乱跑。”

 

野猫?

 

尤里的心里不禁嗤笑,从没听见过作为一个父亲这样形容自己的孩子的,也难怪这几年要不是他还偶尔回家,可能都快忘了自己还有个儿子吧。不愿意再多听老头子的指责,尤里几乎夺门而出,现在的普利赛提家族和过去已经完全变样了。

 

02

 

3月的俄罗斯依旧飘着小雨,完全没有入春的迹象,只穿了一件单薄外套的尤里冻得连打了几个喷嚏。这条大街是这个城市里最热闹也最繁华的商业街,林立的高楼大厦,琳琅满目的商品陈列和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无不一样展现出这座城市的现代化。

 

尽管尤里已经尽可能地将自己全副武装,而还未成年的他还不会控制自己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属于品种纯正的Alpha气息,加之尤里天生显眼的浅金色头发,从他身边经过的路人都忍不住停住脚步投去艳羡的眼神,对于周围人这般热切的注目,尤里只觉得浑身不自在但一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只好压低了帽檐大步离开这条街道。

 

循着记忆中的路线尤里走进了一个偏僻的小巷子,和之前大街上的繁华截然不同的阴冷潮湿让他不住地加快了脚步,最后在一个岔口前停下了脚步。眼花缭乱的霓虹灯照得他睁不开眼睛,好一会才看清了眼前这片灯红酒绿的景象——

 

一间间小酒吧和矮楼紧紧地挨在了一起,连一丝空隙都不愿留出来,不少喝得张牙舞爪的醉汉刚打了个酒嗝转身就揽住了门口穿着性感的陪酒女进了隔壁的矮楼,这矮楼想必也没有专门的人员去管理和装修,自然也不会有好的隔音设施。

 

从矮楼里传来的阵阵旖旎娇喘走在街上也可以听得十分清楚那些不堪入耳的莺声浪语,不用猜也知道里面在做些什么。但奇怪的是,行人对这种情况仿佛已经习以为常,仍旧自顾自地饮酒寻欢作乐找寻着自己的目的地。

 

虽说在俄罗斯十四岁就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十六岁便可以自愿地发生身体关系,但是尤里对男女之事了解甚微,对于爱情的认知也仅仅只是偶尔无聊翻翻一些闲书读到的虚构故事,更别说是对性的认知了。在这条周围充斥着酒精和淫靡气息的街道上,尤里觉得自己竟有些想落荒而逃

 

——这里还是他所出生的城市吗?

 

幼时来到这里的记忆太过模糊,尤里只记得自己牵着管家的手来看望他的姨妈,记得她那空洞没有焦点的眼神,记得抚摸着自己脸颊的那只手和说着那句“你的眼睛真好看,像一个人。”时眼底的悲怆,却全然忘记了这条街道周围的景象。

 

尤里摇了摇头试图摆脱一些乱起八糟的想法,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自己是为了解决心中的疑问才来到这里的。刚一迈开腿就踢到了一个沉重的“东西”,尤里被绊得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在地,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个躺倒在地上的醉汉,身上散发出的刺鼻酒精味呛得他连忙捏住了鼻子。

 

“喂!你挡到我的路了!”

尤里隔得老远有些嫌恶地踢了两脚醉汉,生怕这醉汉会不会突然酒劲上来吐在自己身上。醉汉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握起手里的酒瓶又灌了好几口酒进去,尤里心想这醉汉八成是听不清别人说的话了,还是少惹麻烦为妙赶紧找到地方要紧。

 

谁知醉汉突然之间抓住了尤里的腿,可能是借酒撒疯手上的力气还不小,尤里本可以轻易地甩开他甚至是把他都踢残了,但是猝不及防的攻击还是让尤里反应慢了一拍。

 

醉汉摇晃着凑近了尤里的脸盯着他看了好一会,随即便放声大笑起来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Alpha小子也是来这里寻乐子的?长得倒是挺漂亮的......”

 

后面露骨的话语尤里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上去就是狠狠地一记拳头,不出意料地醉汉马上瘫倒在了地上吐了好几口血。这动静引来了不少路人的围观,不光是新奇许久没有人会在这条专门用来寻欢作乐的街上闹事,更多的还是为了醉汉那句“Alpha小子”。

 

“那个少年是Alpha?”

“长得那么漂亮我还以为是新来的呢。”

 

“你没有闻到吗,好浓烈的Alpha的气息”

 

“完了,闻到这个味道我就要发情了。”

 

围观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尤里身上,那种比先前更加热切露骨像要把他活剥了似的的目光让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呕——”突然那醉汉剧烈地呕吐了起来,也不知这醉汉是喝了多少酒,没一会这地上就满是黏着泛黄的呕吐物,惹得刚刚还兴致盎然的人群很快就悻悻离开了,尤里正想趁着这个时候赶紧离开省得又被纠缠却再次被那醉汉拉住了裤腿。

 

“喂,快把你的手拿开,这次下手可不会像上次那么轻了!”尤里一把抓起了醉汉的领口恶声恶语道,谁料醉汉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恐惧反倒是笑了起来,难道是喝糊涂了?

 

“小子,你想要改变命运吗?”

醉汉不找边际的一句话让尤里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眼前这漂亮的小伙子像是涉世未深的模样,醉汉悠悠地推开了攥着自己衣领的手,晃了晃脑袋一幅颇有见地的模样,“你知道吗,小子,这条街上的人都想改变自己的命运。”

 

虽然尤里对这条街上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但是这醉汉说的颇为神秘的样子让尤里还想继续听下去便找了个干净的位置蹲了下来,眼见对方愿意听自己的闲话,醉汉马上来了兴致,“你没有发现吗?这条街上几乎没有Alpha,几乎80%以上都是Omega。”

 

80%!?

 

听到这个数据尤里诧异地瞪大了眼睛,这和他所居住的地方,那条大街完全是相反的!

 

他只知道自己的身边几乎没有Omega的存在,从前父亲也只是告诉他,因为Omega太过柔弱敏感,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中Omega的生存率极其的小,是十分稀有的存在。

 

由于在尤里成长的地方鲜少有Omega的出现,尤里才对Omega的气味并不敏感,却没有想到在一座城市里居然存在着这般匪夷所思的情况!

 

醉汉没有太在意尤里震惊的眼神,只当是少年不识接着自顾自地言说起来,“像你这样的小子,还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气息,来到这条街没有被活吞了也算是稀奇事。”打了个酒嗝后,醉汉索性像烂泥一样瘫在了地上,“命运怎么改变,生来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过,自打那绿宝石出现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绿宝石?”尤里疑惑地歪了歪脑袋,这世上还有什么稀奇事还没能传到他的耳朵里?尽管尤里对一些奇谈怪闻没有多大兴趣,但近年来接二连三来普里赛提家族拜访的人却是从未减少过,耳边免不了听进些新鲜事。

 

只是关于这绿宝石尤里却从未听说过,哪怕是只字片语。

 

“你没听说过?这绿宝石的传言在这片地区可是传得沸沸扬扬,谁得到了它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醉汉对着空气比了个宝石的形状,颇为神秘地笑了笑。

“改变命运,是怎么回事?”莫不是一块石头还能有什么惊天动地的魔力?

 

看出尤里眼里的质疑,醉汉煞有其事地附在了尤里的耳边说道:“传闻如果Alpha得到了这块绿宝石,便可以获得掌控世界的强大力量,换做是Beta,那也能拥有和Alpha比肩的能力,即便是Omega,多少也能够摆脱信息素和发情期的影响啊!”

 

真有这么神奇的宝石?尤里半信半疑地盯着醉汉,虽然是个行为粗鲁又穿着邋遢的中年男子,但是说起话来的样子倒也不像是在骗他,不知道尤里身份的醉汉想来也不会出于某种目的来诓他,然而对方接下来的话让尤里更加地出乎意料。

 

“小子你别不信我,你是个Alpha你一定知道普里赛提家族吧。”

 

猛然间听到醉汉的口中提到了自己的家族尤里不由得心底一颤,还以为是被发现了身份尤里只好尽量地控制住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

“那宝贝石据说就会出现在那个家里。”醉汉缓缓地抬起手指着远处的另一边,紧接着又是一阵失心的狂笑,“多少人挤破了脑袋都想进普里赛提家族哈哈哈哈哈!”

 

“疯子!”尤里忿忿地踩了醉汉一脚逃也似的离开了,走出了几米远醉汉方才的话语一直萦绕在尤里的耳边。

 

什么绿宝石?他从来不知道家里有这种神秘的宝石,这几年来确实来家中拜访的人络绎不绝,但谁又会为了一个传闻中从不曾见过的宝石而屡次登门呢?那个醉汉一定是在胡说,对,喝成那样的人能说出什么真话来,尤里握了握胸口的空荡荡的地方又继续在这条街上寻找了起来。

 

索性虽然这片区域的地方并不大,尤里很快便找到了那间熟悉的房屋,墙角的青苔爬得更高了些,即便是在夜晚,房屋里也并没有点起灯,黑漆漆地根本无法确认还有没有人住在里面,一点生气都没有,连窗口也被人上了好几根铁栅栏,活像一个监狱。

 

“......姨妈?你在吗?”

 

站在了门口有几分钟,尤里才小心地扣了两下门锁,然而门内并没有人回应,难道是姨妈出门了?尤里想从唯一能看到房屋内模样的窗口探个究竟,谁知刚一凑近窗边,突然一只纤细的手就从栅栏的缝隙中伸了出来,死死地掐住了尤里的脖子。

 

没有任何防备的尤里只能任由那只手把尖锐的指甲都快嵌进了尤里的皮肤,喉咙间也只能勉强的挤出几个音节,“姨妈,我、是我,尤里......尤里·普里赛提。”其实那只手触碰到尤里的时候,他便已经认出了它的主人,他的姨妈——美丽的尤莎娜。

 

在听到“普里赛提”这个姓氏时,尤莎娜的手顿了一下才慢慢地松开,借着微弱的月光她看不清面前少年的模样,只觉得这少年一定生的很好看,因为他的眼睛......

 

“你的眼睛真美,就像宝石一样。”尤莎娜露出了虚弱的微笑,掌心轻轻地抚着尤里的脸颊。

 

脸颊上熟悉的温度和梦境重叠了起来,尤里轻轻地将自己的手覆在了尤莎娜干瘪的手背上蹭蹭露出了幼时才有的撒娇样子,看着尤莎娜开心地笑了,尤里这才觉得来这里一趟是值得的。

 

尤里正想要好好看看陪伴他长大的姨妈,却惊愕地发现姨妈原本纤细的手臂上多出了许多的淤青和红印,还有......脖颈上无法遮掩、深浅不一的齿痕。

 

“是哪个混蛋!?”一想到姨妈可能经历的遭遇,尤里重重地砸了下墙壁,刚才只顾着沉浸在和姨妈重逢的喜悦,现在他才察觉到昏暗的房屋内那股和先前在那些个春色旖旎的矮楼里传出的一模一样甜腻的气味。

 

“你生气了?”尤莎娜有些怯怯地收回了手,散乱的长发让她看上去更加的怯懦,手忙脚乱的她在身上到处摸索着像是要找件什么东西,但是衣着单薄的她显然什么也没有找到,只好委屈地眨巴着眼睛,“对不起啊,我有一块很好看的宝石,不过送给了我的小侄子,他很可爱的。”尤莎娜向尤里做了个抱着小婴儿的姿势,眼底里满是疼爱。

 

看着姨妈的模样,尤里的心情顿时跌入了谷底,直到刚才他才意识到,他的姨妈可能是疯了。可能是从五年前,也可能是这几年的身心折磨,让这个原本美丽的女人成了眼前落魄的样子,自己心底里的疑问恐怕也是要石沉大海了。

 

不过至少尤里确认了一个事实,姨妈确实在他很小的时候送给过他一块宝石,但是尤里却没有丝毫对这块宝石的记忆,如果是至亲之人所送的东西尤里是绝对会视若珍宝般地收藏好,而不会消失得没了踪影。

 

尤里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盒子从缝隙中给尤莎娜递了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觉得难受的时候,就从里面拿一支吃下去就不难受了。”尤里第一次对一个人说话用哄小孩一般的语气,毕竟要告诉现在的姨妈为何要服用抑制剂还是有些困难的,还不如直接告诉她要怎么做。

 

03

 

当——当——

 

到了整点的钟声准时响起,尤里看了眼怀表上的时间想起出门时父亲的嘱咐烦躁地跺了下脚,“该死!”尽管对父亲的苛责尤里一贯是当作耳边风却也架不住莉莉娅——他的礼仪导师的严厉教导,若是没有在宵禁的时间前回家怕是又要被她以“贵族的修养”训斥一番。

 

“对不起,姨妈,我有事必须得走了,下回,我会再来的。”

 

尤里心事重重地握住了尤莎娜的手,在离开之前又一次叮嘱她一定要记得服用给她的抑制剂。想来现在神志不清晰的姨妈即便发情期到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更不会做好控制信息素的准备,不然也不会让那群禽兽在她身上留下那么多的印记。

 

这里是红灯区,也是黑街,Omega只是生育的工具,被标记过或者生下过孩子被抛弃的Omega都会被丢到这里,服用下能够短暂遮掩被标记过的气味的药物作为发泄欲望的男娼女妓继续生存下去,然而这期间已经死去过不计其数的Omega,原本被抛弃沦落至黑街已是悲惨,却还要被迫一再地出卖肉体为生,多数生性娇弱的Omega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压力。

 

尤里一直不敢再踏入这块地方很大的原因便是,他害怕面对姨妈可能已经离世的事实,他宁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留份牵挂在这里,所幸今天两人还能够重逢,然而相聚的时光太过短暂,尤里不得不回到那个陌生的家里,走远了几步他还是忍不住地想要回头多看两眼仍旧站在窗边的尤莎娜。

 

“尤里......保重......”

 

一行泪水挂在了美人的脸上,像断了线的珍珠,滴落在了肩膀上。

 

“我会保护他的。”

 

一个陌生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了尤莎娜的面前,她连忙慌乱的擦去了眼泪,借着月光尤莎娜才稍微看清了些眼前的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姿和不苟言笑的严肃神情,仿佛在哪里见过。

“你不是阿尔京家的......”确认了四周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尤莎娜才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谢谢您还记得我。”对方向尤莎娜行了个绅士的鞠躬,“许多年不见,您也憔悴了许多。”

 

“都是命运。”尤莎娜嘲讽地嗤笑了一声,“离开了五年,你怎么回来了。”

 

“原来已经有五年了。”男人靠在了冰冷的墙面上深深一叹息,“我回来是来找我的宝石的。”

 

“没想到你也对那些无聊的传闻有兴趣。”尤莎娜点了一支烟想要递给对方却被有礼貌地推开了手。

 

“您误会了,我对无稽的传言并没有兴趣。”男人整了整衣服便朝着尤里先前离开的方向走去。

 

看着远去的背影,尤莎娜顿时觉得她那颗空悬着几年的心可以放下了,那个男人和他小时候一点也没有变,眼神依旧是那样的坚定,她的尤里会有人舍命地去保护了。


评论(4)
热度(36)

© 烨_Kan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