烨_Kanako

一心只做自己喜欢的事,谢谢一如既往的支持。
❤青黄❤周叶❤锤基❤体育番
摸摸鱼,挖挖坑,刨刨土
weibo@烨Kanako黄少虎牙牙防所所长

奥尤·Emerald (四)

《Emerald》


*α奥塔Xα尤里→Ω尤里(含α为维持物种平衡羽化成Ω的设定)

*正剧向,私设有


Chapter 4 The Borderline

 

01

 

第二天的早晨,明媚的阳光从偌大的落地玻璃窗透了进来,在强烈的睡意和惹眼的阳光的挣扎下,睫毛扑簌了两下,尤里最后还是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咝——

 

猛地一起身,尤里觉得自己头疼得厉害,仿佛全身的血液都一股脑地冲到了头顶,胡乱地在被单上一阵摸索后,尤里抓起了一件明显和他身型不符的衣服。

 

刚刚宿醉醒来的尤里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会出现一件不属于他的东西在房间里,迷迷糊糊地四周环视了一圈最终目光落定在了桌子上的两个酒杯上。

 

“奥塔...别克...”尤里攥紧了抓着衣服的手,试图去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他只记得和奥塔别克一同回了房间后,两个人正在喝酒庆祝重逢,之后的记忆便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尤里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还带着一丝浅浅的酒精味。突然自己亲吻奥塔别克的画面倏地闪现在尤里的眼前,惊得尤里一下子把手中的衣服落在了地上,床头的相框摇晃了两下也被翻了下去。

 

“尤里少爷?”

 

听到房间内的动静,一直守候在门口的女仆冲了进来,还以为是尤里一不小心摔了下来,她赶忙检查了尤里身上有没有摔出什么淤青,在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才放松地吁了一口气。

 

“我没事。”尤里无奈地看着神情紧张的特蕾莎,他都已经十五岁了还总是被她当成小孩子一般,更何况自己的体质并不会轻易地受伤。看着地上的衣服,尤里思忖了一会对特蕾莎问道,“奥塔别克呢?”

 

尤里醒来后发现房间被收拾得很干净,但是却不见奥塔别克的身影,难道还能突然人间蒸发不成。方才的画面又一次地浮现在尤里的脑海,尤里脸上有些发烫。

 

“奥塔别克......?”特蕾莎回忆道,“哦!尤里少爷说的是上校大人?一早便被老爷叫去了书房,说是要叙叙旧。”

 

叙旧?骗鬼还行吧——尤里冷哼了一声,随手套了一件衣服就夺门而出,不料刚一出门就撞上了来看看尤里情况的莉莉娅。莉莉娅神情严肃地上下打量起了衣衫不整的尤里,眉眼间透露着不悦。

 

“尤里,我教给你要维持良好的仪表你都忘记了。”

 

“抱歉,莉莉娅。”尤里低下头小声说道,虽然偶尔他也会叛逆地和莉莉娅争执两句,但是对于抚育他长大如同一个母亲般角色存在的莉莉娅,尤里心底里还是十分尊敬她的,“不过,我确实有急事。”

 

找了个空隙,尤里“蹭——”一下便跑出了房间,留得莉莉娅和特蕾莎在原地无奈地摇了摇头。

 

尤里一路小跑跑到了父亲书房所在的位置,平稳了两下紊乱的呼吸他小心翼翼地从门的缝隙里张望了一下,果不其然,奥塔别克正站在父亲的面前。

 

“奥塔别克,你现在和你的父亲一样出色。”

 

尤里的父亲赞许地拍了拍奥塔别克的肩膀,他也不曾想到原本看上去平庸无奇的少年竟然能在短短五年时间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军官,甚至有超越他的养父——爱德华上校的趋势。

 

“您过誉了。”奥塔别克谦虚地躬了躬身,原本想等尤里醒来的他却突然被喊到了书房,奥塔别克也不知道对方的目的。

 

“不知道奥塔别克是否有了婚约?你现在也有十八了吧,也该是娶妻的时候了。”尤里的父亲慈祥地笑了笑。“我的女儿也正到了适婚的年纪,虽然相貌算不上顶尖的美人,但是也是一个温柔娴熟的女人,想来也能很好地操劳家务事。”

 

婚约!?

在门口偷听的尤里不悦地皱起了眉头,都过了五年了,这老头看起来还没有放弃当初想要将女儿嫁给军官的念头。

 

一想到那宝石还握在父亲的手里,加之父亲想要笼络的对象还是奥塔别克,尤里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掀翻了他的桌子。

 

“感谢您如此看重我。”奥塔别克再次鞠了个躬,“尤尼娅小姐确实十分优秀,不过......”奥塔别克顿了顿,“我已经有了心仪的对象。”

 

心仪的对象?

 

听着奥塔别克的话,尤里的心突然仿佛跌倒了谷底,一股莫名的醋意涌上心头,两人分隔了五年对方竟已经有了心仪的对象?尤里了解奥塔别克的为人,如果是他说出口的心仪那肯定是真心实意地喜欢那个人,一想到这里尤里觉得心里像被抽去了一块似的难受。

 

“哦?是吗,那是已经定下婚约了吗?”尤里的父亲还是不肯放弃这个机会,试图说服奥塔别克。

“没有,不过即便没有婚约,我这一生也只喜欢他一个人。”

 

看着奥塔别克表露心意时脸上浮起的温柔笑意,尤里有些失落地倚在了墙上,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知道了奥塔别克有了喜欢的人会这般低落,朋友能够得到幸福不是该替他开心吗?

 

不知过了多久,书房内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奥塔别克从里面走了出来正看到蹲在门口的尤里,“尤里?”奥塔别克拿开了尤里捂着眼睛的手,发现他的眼眶竟有些泛红。

 

难道是昨晚上的酒还没有醒?

 

奥塔别克想要看看尤里是不是发烧了,手还没靠近他的额头便被对方用力地甩开了,由于力道用得太大,奥塔别克的手掌有些发红。

 

意识到自己没有控制好力道,尤里愧疚地低了下头,“对、对不起,我没有看清楚是你。”他撒了个谎,明明从气息靠近的时候就知道了,但是尤里还是不想承认自己生气的原因。

 

“嗯,没关系。”奥塔别克没有多说什么,“你来找你的父亲?”

 

“不是!我是......”——我是来找你的,尤里连忙把心里想说的话咽了下去,“我是来查资料的。”

 

“查资料?”奥塔别克不解道。

 

“对。”尤里把关于宝石的前因后果向奥塔别克陈述了一遍,“我觉得宝石会再出现在普里赛提家一定有问题,所以才想来父亲这里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好,我会帮你的。”奥塔别克诚恳地点了点头。

 

“你相信我?就不怕我是异想天开骗你的?”尤里调侃地捶了一下对方的肩膀,毕竟从宝石的出现到最后被买下表面上看起来都是再寻常不过的拍卖流程。

 

“我不会怀疑尤里。”奥塔别克握紧了尤里抵在肩上的拳头,认真的神情看得尤里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随口说说的啦。”尤里连忙抽回了自己的手,这个人和过去始终没有改变的地方就是不管对什么事情都很认真吧。

 

不知怎么地,那个亲吻的画面像是时时要提醒尤里不要忘记这件事一般,又一次地出现在尤里的眼前。

 

该死——

 

挣扎了许久该怎么开口,尤里才缓缓地问道:“奥塔别克......昨天......昨天我喝醉了,有发生什么事吗?”对上了奥塔别克的眼睛,尤里又连忙慌乱地摆了摆手,“不是,我没怎么喝过烈酒,应该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比如亲了你之类的?这种话怎么问的出口啊!

 

看着尤里脸上一阵红一阵黑的模样,奥塔别克既觉得好笑又有些可惜,看起来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对方是已经全然忘记了。不过没关系,能让尤里慢慢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就好。

 

“没有,后来你靠着桌子就睡着了,我担心你会着凉,所以把你扶到了床上。”奥塔别克觉得鼻子有点痒,虽然事实上是他把尤里抱到了床上,还顺便帮他换了个衣服。

 

“哦,是这样啊。”尤里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个乱七八糟的画面一定是最近看多了维克托那家伙和那只小猪亲密的样子才莫名其妙跑到他梦里的。

 

另一边正在和勇利享受着阳光的维克托不住地打了两个喷嚏。

 

02

 

自那之后,尤里便全神贯注地投入了查找资料中。因为普里赛提的历任家主都有做日记的习惯,除了鲜少的日常琐碎,大多都是些议会时的记录或是一些大事件的记载,也便于留给下一任家主作为借鉴学习之用。

 

但是翻阅这些日记的工作并不轻松,普里赛提家族的历史源远流长,光是到尤里祖父那一辈的资料就足够摆满整整一间房。为了查寻事实的真相,尤里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过地钻在书堆里,他坚信着只有尽快地查处缘由,才能让他那可怜的姨妈尽快摆脱那个地狱般的囚笼。

 

“尤里少爷再这样熬下去身体也要被他熬坏了啊。”特蕾莎端着已经冷掉的早饭着急地直在门口跺脚,小少爷该不会是中了什么邪吧,这样不吃不喝地怎么行?

 

“尤里不在里面?”奥塔别克抱着一堆资料走到了特蕾莎面前。

 

“上、上校大人!”特蕾莎连忙行了个礼,忧心忡忡地瞥了几眼门内,“请您让尤里少爷多少吃点东西吧,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这几天给他送来的饭几乎一口也没有动过。”

 

眼看特蕾莎急得都快哭了出来,奥塔别克蹙起了眉头,随后便接过了特蕾莎手中的餐盘把手中的资料也先搁在了一边,“我会想办法的,晚饭也让厨师准备得清淡一点,饿了几天也吃不了太多油腻。”

“谢谢!谢谢上校大人。”特蕾莎连声道谢,虽然不太清楚这上校大人和尤里的关系如何,但是对方让人有一种情不自禁对他的信任感,听完奥塔别克的交代,特蕾莎便连忙向厨房跑去。

 

笃笃笃——

 

奥塔别克轻轻扣了扣房门,只听见里面翻着书页的”唰唰“声,看来是没听见了。奥塔别克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按下门把走了进去,果然在堆成小山的书堆里发现了坐在当中埋着头翻书的尤里。

 

“尤里,你该吃饭了。”

 

奥塔别克把餐盘放在了一边坐在了尤里的对面,尤里也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没有抬头看他,但是尤里眼下浅浅的黑青还是落在了奥塔别克的视线里。

 

再这么折腾下去,不等尤里找到事情的真相恐怕身体都先透支了。

 

奥塔别克按下了尤里准备再拿一本书的手,“尤里,吃饭。”话语里透露着不容拒绝,尤里一抬头便对上了奥塔别克难得对着自己有的严肃,便乖乖地放下了手里的书。

 

“我不饿啊!”尽管嘴里还想再抱怨两句,不过对面的奥塔别克一语不发还是让尤里有些不情愿地撇了撇嘴,抓起放在旁边餐盘里的面包就啃了起来。

 

“尤里,那是早上的,都冷了。”奥塔别克有些哭笑不得连忙把尤里手里的面包抽走。

 

“那你不早说!”尤里恼火地踢了一脚餐盘,刚才只顾着把东西往嘴里面塞,现在才觉得刚刚吃进去的东西怎么又干又冷,还不是看着奥塔别克不高兴的样子他心里也不舒服。

 

奥塔别克突然笑了笑,被发火的尤里瞪了一眼后才收敛了一点,轻轻抚了抚尤里的头发,“那我们去外面吃。”奥塔别克向尤里伸出了手,“去不去?”

 

“哼!”尤里不屑地哼了一声,手却是已经递给了对方,“你请客!”

 

“好。”

 

门外两名正准备来收拾房间的女仆正挤在门缝前兴奋地交谈起来。

 

“你看到了没有啊!我就说吧,上校大人和少爷绝对是一对!”

 

“完了,五年前我们看到的莫非就是求婚现场!?”

 

“我都偷听到老爷找上校大人的时候,他亲口说的有了心仪的人。”

 

......

 

03

 

换上了一件便服,尤里便到门口等着奥塔别克,但是等了有五分钟还是不见对方的身影,尤里有些急躁地在门口走来走去,突然听到一阵引擎的轰鸣声,奥塔别克骑着他的机车在尤里面前停了下来,顺手把头盔丢给了尤里。

等等!机车?!

 

尤里捧着手里的头盔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了下来瞪大了眼睛,他原先以为作为一名上校,奥塔别克也应该是有一部私车才对,却没有想到他却是骑着机车来的,竟然有一点......崇拜?

 

“尤里?”奥塔别克看尤里有些走神的样子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上来吧。”

 

“啊?哦......”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的尤里讷讷地把头盔戴在了头上后便骑上了机车的后座,双臂下意识地就环住了奥塔别克的腰,心里还在向往着要是自己也有一部这么酷炫的机车就好了。

 

感觉到腰上的力量,奥塔别克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容,或许某些方面尤里还是有意识的?“尤里,想去哪里?”

 

“随你,我本来也很少出门。”除了去看望他姨妈的时候,“请客的人自己决定。”尤里昂起头有些得意地哼哼。

 

“好。”想了想这附近有什么有趣的街市便载着尤里一路驶去。奥塔别克原也想借着这个机会带尤里出去散散心,不要过分专注在查找资料上,免得熬坏了身体。

 

奥塔别克带着尤里来到了一条热闹的大街上,行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两旁的摊贩上或是传来诱人的美食香味或是一声声情绪高昂的叫卖声,各式各样的食物和小商品看得尤里眼花缭乱,兴奋地在街道的两边跑来跑去,最后目光落定在一个面包摊上。

 

烤制过的面包散发着清新的小麦香气,面包里裹着的是一块刚刚炸好的猪排,凑近了看可以发现上面细小的油花还在滋滋作响,可以想象出咬下一口外酥里嫩的口感。

 

眼馋的尤里忍不住地吞咽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才想起来自己出门的时候没有带钱,便扯了扯还在旁边欣赏着乐队表演的奥塔别克向他指了指面包的方向,“奥塔别克,这个。”

 

回过神来的奥塔别克正看到尤里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面包摊,眼睛里满是期待得像有星星在闪烁,这样孩子般的模样让奥塔别克庆幸今天将尤里带了出来,于是打开了钱包,“请给我一个,谢谢。”

 

“欸?奥塔别克你不吃吗?这个看上去很好吃啊!”尤里接过了烫手的面包连连吹了两口气,这么美味的东西没有人和自己一起分享感觉怪可惜的。

 

尤里小心地凑近面包的边缘咬了一口,确认不烫嘴后才大快朵颐起来,酥脆的外皮和鲜香肉嫩的猪排让尤里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奥塔别克见尤里享受美味后舔了舔嘴巴还有模有样地摸了摸肚子活像一只吃饱喝足的小猫咪,忍不住笑出了声。

 

“尤里。”等尤里回过头来,奥塔别克的手抚上了尤里的嘴角轻轻地摩挲了两下,替他擦去了站在嘴角的面包屑。

 

“你!......”尤里有些不好意思地扭开了头,隔着衣服用力擦了擦嘴角,但是被奥塔别克抚摸过的地方,从嘴角到脸颊都在发烫。

 

混蛋!这么丢人事情能不能不要在外面做?

 

早已看穿尤里想法的奥塔别克露出了更有深意的笑容——看起来以后不在外面就可以啊。

 

尤里飞快地朝前走了几步,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现在这样窘迫的模样,但毕竟奥塔别克是一名军人,很快地便追上了尤里伸手拉住了他,“尤里!”

 

“干嘛!”尤里恼火地回头狠狠地瞪了奥塔别克一眼,手却没有像之前一样直接甩开。“带你去看一些有趣的东西。”说完便拉着尤里的手窜进了一条小巷。

 

走了不多久,尤里的耳边传来一阵阵像要把周围墙面击穿的击鼓声,而且这声响随着不断地向小巷深处走去就越来越清晰,强烈的节奏隔着地面都能感觉得到在震动。

 

奥塔别克带着尤里来到了一扇略显破旧的木门前,在推开门的一瞬间尤里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与外面街上的宁静截然不同,昏暗的灯光,节奏强烈的音乐和欢呼尖叫的人群,尤里觉得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鲜少出门的尤里并不知道这里其实是一处地下表演场所,喜爱热闹和音乐的年轻人往往在周末的时间聚集在这里,背着他们的乐器在自己搭建的简易舞台上进行表演。

 

由于像他们这般过于前卫的表演方式并不能被普遍的大众所接受,甚至曾经在路边演出时和行人发生过激烈的争吵,因此他们的演出是被明令禁止的。

 

“哟!奥塔别克好久不见!”表演完毕的两个年轻人从舞台上下来正看到刚刚进门的奥塔别克便熟络地围了上来,“你小子失踪了这么久,知道我们花了多久才重新排练吗!”责备的言语间却是玩笑的意味。

 

尤里站在原地满是不解地打量起了眼前的两个奥塔别克的“熟人”,原来奥塔别克和他们认识,看样子还是相识了很多年的朋友了,不过任谁都看不出身为军官的奥塔别克会和眼前打扮新潮怪异的年轻人有交情。

 

察觉到身旁的人抓住了自己的袖子有些紧张,奥塔别克稍微和老朋友耳语了两句便牵着尤里朝舞台的方向走去,随着他们愈发地靠近舞台,周围的观众逐渐把目光聚集在了两人的身上。

 

不怎么习惯被人注视的尤里紧紧地跟在了奥塔别克的身后,“喂,奥塔别克!你要做什么?”

 

奥塔别克突然停了下来回头按住了尤里的肩膀,“尤里,站在这里,看着我就好。”

 

还没等尤里追问清楚,奥塔别克便一个跃身跳上了舞台,戴上耳机后熟练地操作起了舞台上的道具。原本安静下来的观众在奥塔别克的娴熟演奏下再次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

 

尤里直愣愣地看着舞台上的奥塔别克跟随着音乐有节奏地点着头,闭着眼睛像是在享受着耳机里的音乐,变幻的灯光照得一身黑衣的他呈现出不同的色彩,行云流水般的操作着手里的键盘和一些尤里从没有见过的乐器。和他认识的奥塔别克全然不同,看惯了奥塔别克这几天身穿军装的严肃模样,眼前的奥塔别克让他油然而生一份憧憬之情。

 

“喂,你小子是奥塔的朋友?”刚才和奥塔别克搭话的两个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尤里的身旁,痞里痞气地搭在了他的肩上。

 

“与你们无关!”尤里嫌恶地甩开了两个人的手刻意避开了些距离。

 

不过其实他们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奥塔别克会带人来这个场所,这里对于奥塔别克来说算是一个比较隐私的地方,就像他们也从不会去过问奥塔别克的真实身份一般,搭讪尤里也只是出于好奇而已。

 

“你叫什么名字?好像从来没有在这附近见过你。”其中一人试图揽住尤里的肩膀,意料之中地被躲开了并收到了一个凶狠的眼神,“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万一奥塔别克生气起来以后可没得朋友做了。”另一人也不禁打趣道,随后视线转到了舞台上的奥塔别克,“他可是独一无二的。”

 

等到一首歌曲表演完毕,灼热的镁光灯照得奥塔别克的额头沁出了一些薄汗,许久没有在熟悉的舞台上表演了让他在走上台的时候还是有些心跳加快,也不知道尤里会不会喜欢这样的演出。

 

“奥塔别克!”正想着对方在会用怎样惊讶的表情看着他在舞台上的模样,尤里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闪烁着兴奋的眼睛在昏暗的屋子里显得格外透亮。

 

尤里手肘重重地顶了两下奥塔别克,“你这家伙,还深藏不露啊!”奥塔别克虽然不爱说话,和他聊起天来也是一板一眼的,但是总能给尤里带来不一样的新鲜感。

 

“你喜欢吗?”奥塔别克认真的问道,毕竟从未在其他人面前展露自己私生活的状态,做地下表演始终很难和他军官的身份能联想到一起吧。

 

“嗯,喜欢!”尤里笑得咧开了嘴,向奥塔别克比了个赞许的大拇指,虽然刚开始还是有点吃惊,不过既然奥塔别克愿意向自己坦诚的,也说明自己对于他来说还是相当亲密的人吧——想到这里尤里的嘴角又忍不住上扬了一些。

 

看着尤里的笑容,奥塔别克也像是受了感染一般弯了弯嘴角,也不顾旁边两位老友瞪得老大的眼睛。“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听到外面传来的几声钟响,奥塔别克提议道。

 

“欸?——”尤里把尾音拖得老长,觉得这时间过得也太快了一点,他还没有彻底地尽兴就又要回到那个沉闷的家中,一想到这里尤里遗憾地叹了口气。

 

奥塔别克像是看出了尤里的不情愿,但是无奈普里赛提家的严格家规,如果被尤里的父亲发现了恐怕到时候吃苦的还是尤里,他只好安慰的摸了摸尤里的头发,“下次我再带你出来。”

 

“真的?”一听到还有机会可以和奥塔别克一起出来,尤里立刻抬起了头眼睛里满是期待,“那说好了哦!”

“嗯,我答应你。”奥塔别克碰了碰尤里伸出的拳头又拿拳头抵在了心脏的位置,“以英雄的名义。”

 

对方严肃的样子惹得尤里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奥塔别克你别这么严肃啊!”这举动好像在对他发什么誓一般。

 

“回去吧。”奥塔别克朝尤里伸出了手说道。

 

盯着眼前的手犹豫了一番,尤里最后还是把手交给了对方“好!”挂在天际的夕阳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评论(3)
热度(23)

© 烨_Kanako | Powered by LOFTER